是一只咩Mle啊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魏无羡站在一个占了半个实验室的仪器前,摘下手上的白手套和耳朵上的防尘口罩,这才坐下来喝了口水,也不枉他这两年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投入到这项实验中,直到今日,终于有了成果。


这大概是人类史第一台由一个刚满二十二岁的年轻男子所制造出的时空穿梭机。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秘密进行,两年前提出这个想法时,就被同行嘲笑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讲,做人要有点自知之明等。魏无羡是什么性格,面对这些嘲笑质疑也不过是一笑而过,工作的实验室是不可能作为制造地点的,思索再三,还是用了地下私人车库,空间充足,且不易被人发现。


而指引他做这一切的,不过是两年前的那场梦而已。


梦中的他一睁眼便是在一棵月老树下,葱翠欲滴的枝叶上悬挂无数的鲜红的绸缎带子,莹白的月光洒落下来,在一簇又一簇的红色绿色渡上了一层淡淡的泛着荧光的光辉。魏无羡仰着头,脸上一片斑驳光影,面前的这一根丝带上用金墨明星写着两个人的名字,端正的正楷字,定能看出两人的真心。


一时间,魏无羡看的有些闪花了眼。


他揉了揉眼睛,只不过片刻的功夫,距离自己不过两米的地方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仙人儿。

他背立在魏无羡面前,一袭白衣长袍,黑色长发如瀑,还有束着的两条长长的白色飘带。不知不觉中,魏无羡一时看的呆了,情不自禁地往前走了几步,就要伸手抓住其中一条带子。


“魏婴,你在哪儿?”那白衣人猝不及防的开了口,惊的魏无羡直接把手缩了回去。再听到对方喊的是自己的小名后,更加惊讶了。


他看着对方拿出一截红色丝带,小心谨慎的将它系了眼前的一根枝末上。魏无羡放眼看去,右半边正是自己的名字“魏无羡”,左半边被那人脑袋挡了去,魏无羡踮足看去,却也只看到了一个蓝字。


他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问道:“你叫我做什么?”


那人身形一怔,随即便缓慢地转过身来,棱角分明的脸庞,额上刺眼的白色抹额,魏无羡不禁往他的脸看去,然后,他醒了……


醒来的魏无羡恨铁不成钢地把自己脑袋埋在洁白的枕头里,明明就只差一点,就可以看到那人的脸了。


本来不过是一场梦而已,魏无羡倒也不甚在意,但如果连续两周都是这个梦,魏无羡就不得不在意了。


连续几天查的资料,魏无羡可以肯定,那人是生在A朝的姑苏蓝氏,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就在心中发芽了。


魏无羡从满是杂乱的金属零件桌子上拿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盒子,走到时空穿梭机前,从里面取出一枚红色的芯片,然后插到了仪器左边的缝隙中。


……砰砰砰,巨大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魏无羡挠挠脑袋,摘下透明眼镜,得,祖宗来了。


小孩被魏无羡小心翼翼地牵到地下室里,绕过好几个地方,才找到一处勉强算是干净的地方让他坐下来。他捏捏小朋友软乎乎地脸蛋,道:“如兰啊,你怎么又来了,你妈妈知道吗”


金陵摇摇头,睁着大眼睛,极为认真地说:“大舅舅,妈咪不知道,我只和她说来找你玩的”


魏无羡满意了,揉了揉他的脑袋,笑了几声:“如兰最乖了,大舅舅一会去给你买糖吃,不过大舅舅现在还有事情,不能陪你玩啦,回去还记得我怎么和妈妈说吗?”


金陵用力地点点头,稚声稚气道:“大舅舅陪我看小猪佩奇的”


魏无羡一边在心里欣喜孺子可教也不愧是自己教出来的,一边毫无愧疚的夸奖道:“如兰真棒,不愧是我侄子!”


好不容易把小侄子哄走了,魏无羡才放下心来。走进机器舱内,四周各种软件零件一瞬间全部亮了起来,红的蓝的绿的闪的魏无羡眼睛都眯了起来。


――您好,欢迎乘坐史上最无敌丰神俊朗大帅哥一号。


“……”魏无羡不禁给自己的脸皮翻了个白眼,当时觉得好玩就设置了这么个骚里骚气的名字,现在听到系统声反而觉得太丢人了!


――确认安全后,请选择您要回去的时间。


魏无羡心中默算时间后,修长白皙的指尖立即毫不犹豫地点下几个按钮。


――您好,您所选的时间是A朝一十一年,史上最无敌丰神俊朗大帅哥一号将在两分钟后到达。


“……”魏无羡听到这个作死的名字不禁狠狠砸了几下自己的脑门。


下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一度让魏无羡在不知不觉地情况下不知怎么就转移到了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魏无羡看到眼前这一切时,还是忍不住“卧槽”了一声。


繁华的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来往不断,路边摆满了各种摊子,魏无羡看着他们穿着那个时代应有的衣服,粗布衣有的,精致的绸缎丝绸也有,摊子前售卖琳琅满目的货品,不时有小姐贵人在前挑上一些时间。


魏无羡走到一个做手工的小摊子前,有趣的拨弄两下桌子上摆着的竹制小蝴蝶,不知怎么,他越看越喜欢,随手拿起两个玩了一阵,不禁问道:“这个怎么卖?”


那卖东西的看他一身穿着甚是奇异,不禁多看了两眼,心里盘算着这外地人能多赚点就多赚点,于是便毫不犹豫地报了个价:“这位公子,看您气度不凡,便宜卖给你了,十文钱”


十文钱魏无羡也不能想出个概念,况且,这次过来,身上好像也没带什么值钱的东西。


卖东西的见他迟迟没有动作,赶紧笑着讨好道:“要不这位公子,我再给你便宜两文,八文钱,不能再少了啊”


魏无羡笑笑,不慌不忙地掏掏卫衣口袋,空空如也,然后又气定神闲地掏掏裤子口袋,啧,还真让他掏出几颗玻璃球出来。


多亏陪自家侄子玩弹珠玻璃球多了,就忍不住在身上备着一些。


他掏出两颗递到那人面前问道:“你看这个如何?”


近现代社会才有的玻璃珠出现在了好几千面前的人面前,无疑是新奇又充满诱惑,尤其是在魏无羡的指尖下故意让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折射的颜色清澈而又神秘,魏无羡示意他凑过来,那人也很自觉的往他身前靠了几分,他故意小声道:“没见过吧,这东西,你们这些人自然没见过,你可知都是哪些人用的”


见那人一脸茫然的摇摇头,魏无羡继续道:“我和你说啊,那些有钱人的小姐贵人啊想要都得不到呢,我这不是忘记带钱了吗,家里孩子闹的慌,想赶紧买回去哄他呢,回个话,成不成?”


那人听后,几乎要信了:“真的?”


魏无羡立刻把珠子收起来,佯装要离开的样子,道:“不成就算了,我还是去别家看看吧”


小贩见他要走,赶紧摆手忙道:“卖卖卖,公子,我卖!”




魏无羡一边深深为自己伟大的智慧折服的同时还不忘记打探路边的情况,也大致知道了姑苏蓝氏的具体位置,而自己所处的地方便是姑苏蓝氏山下的一个镇子。


一路上看到的人真是千姿百态,路上行人看着他如此怪异都忍不住多瞧上几眼,魏无羡长的本身就丰神俊朗,一双桃花眼到哪都的一阵尖叫,遇上好看漂亮的小姐姐魏无羡也会抛一个眉眼吹两声口哨,惹得小姑娘掩面羞红了脸,当然,漂亮的姑娘这么多,他也没有忽视站在一条巷子角落的小娃娃。


这小娃娃一身白衣胜雪,头上系着一条雪白的抹额,只是脸上却表现的是一副小娃娃不该的有的严肃淡然表情。那小娃娃见一个陌生男子朝自己走来,忍不住捏紧了自己的衣角往后退了几步。


直到退到墙角,小娃娃才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道:“你有何事?”


魏无羡在他面前蹲下来,想捏两下娃娃婴儿肥的脸蛋,却不想被躲开了,他笑道:“小公子可是姑苏蓝氏的?”


小娃娃看着他,似是有些吃惊,半天才回过神来,道:“正是”


魏无羡笑着点点头,把手里两只翠绿色的竹蝴蝶塞到他的手中,道:“那哥哥给你看看人,你瞧瞧,认不认得”小娃娃本想把蝴蝶还给他,却见魏无羡正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白纸,然后在他面前展开。


那张白纸上画着一个人,长发飘飘,眉眼中透露着一股英气,额前也系着和小娃娃一样的抹额。魏无羡摸摸鼻子,虽然他没见过此人,但是在对方即将转过来的侧脸还有有些印象,便凭着记忆的模样添油加醋地画上了那人的五官,即使这样,还是俊美非凡,如同仙人一般。


小娃娃摇摇头,似是有些失落,道:“并无此人”


魏无羡想着真人与画多少有些差距,忍不住拽拽他的衣袖,撒娇道:“小公子你看这样打扮的定是你们蓝氏的,要不然你行行好带我回去找找,我一看便知,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不可”


“你就行行好嘛”


见小娃娃一脸冷漠地摇摇头,魏无羡有些憋屈的揉揉他的脸,道“不行就不行,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嘛”


小娃娃抬起眼眸,魏无羡才发现他的眸色真的很浅,莫名的,让他觉得很熟悉。半响,他才开口道:“蓝湛”


魏无羡刚想调笑两句,耳边就传来了系统的声音:


――您好,距离本次结束时间还有十分钟,请立刻到达未来时间。


――您好,还有九分钟。


魏无羡一巴掌拍到脑门上,果然是第一次使用,bug还挺多,他赶紧起身,正要离去,就发现上衣一角被人拽住了,他回头一看,只见蓝湛拽着他的衣服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你要走了?”


――还有八分钟


魏无羡点点头道:“嗯,我要走了,那这样,明天这个时间,我在这等你,行不?”


蓝湛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点头,道:“好”


魏无羡看他一脸认真的模样,笑了笑,起身的时候,顺便摘下了小娃娃头上的抹额。


“你……”蓝湛捂着额头,被他突然的举动弄的不知所措。


魏无羡一边跑一边回头道:“蓝湛,明天见,这个,就当作见面礼啦,拜拜~”


魏无羡像是想起来什么,立刻顿住脚步,回头一笑:“对了,我叫魏婴”


目送完那人彻底离开视线,蓝湛看着手中的小蝴蝶,凝视了许久。


天色渐暗,最后一抹夕阳余晖也逐渐消散。蓝湛拨弄着手中的蝴蝶,自言自语道:“他不认识你”直到平稳有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才缓缓抬起头,看着和他如出一辙的穿着的人。


“兄长”小小的脑袋低垂着。


来人微微一笑,见他这副模样,又瞧见了蓝湛手中的小玩意,心下了然,问道:“阿湛,见到了?”


蓝湛点头,随后抬起头,浅色的眸子里满是失落,他把目光又重新放到手里的蝴蝶上,小声道:“他好像不认识我”


蓝曦臣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弟弟头上的抹额不见了,见蓝湛这副样子,他也没有再问,而是问道:“那位公子,离开时可曾说什么?”


蓝湛点点头,道:“明日还需兄长再带我来此”


蓝曦臣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



魏无羡走出舱内,颇为小心地把手里的抹额仔细叠好放在胸前的口袋里,刚踏出舱门,就“嘎吱”一声,魏无羡往自己脚下一看,嘿,踩碎了一根七彩棒棒糖。


他拿起被自己踩的七分八裂的糖果,寻思着怎么向自己的小侄子解释这个意外。


魏无羡是被江家收养的,姐姐江厌离在嫁到金家后和金子轩在同样的小区里买了一套房,小金陵一回生二回熟,刚会走路说话就天天嚷着妈妈去找舅舅玩,等到自己认识路了,就撅着个小屁股去找魏无羡,让自己的大舅舅陪自己去买新出的玩具糖果。


魏无羡回到家中,刚坐到沙发上,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喂,姐”


“阿羡,如兰有没有去你那儿?”


“他没回家吗”魏无羡一边接电话一边看着放在茶几上的棒棒糖,越想越不对劲,好像金陵去找他时还没有。


棒棒糖,舱门门口,回来时才有的。


“!!!”魏无羡抓起桌子上的糖果立刻起身,几乎是夺门而出:“喂,姐,我知道在哪了,我这就去把他带回来”


“阿羡,你怎么这么着急,喂……喂……”江厌离看着突然被挂掉的电话,心想着这两孩子又在玩什么躲猫猫呢。


魏无羡匆忙跑到地下室就走进机舱里,想了片刻,又重新出来。


他单手抵着额头,正在思考一个严重的问题。金陵如果真的回到了过去,他还这么小,肯定不知道怎么回来,况且,还有时间限制,要回到金陵所去的时间不难,查一下记录就行了,问题是现在怎么增加在过去的时间。


算了一下时间,重新修整机器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去找金陵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现在魏无羡担心的就是金陵还那么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知会怎样。


越想越不能想,魏无羡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个可靠的理由后抓起桌子上的手机就发了条消息。


“姐,实验室放松一下,组织了一个五天小长假旅行,金陵抱着我的大腿要和我去呢,我就把他带去了啊,衣服什么的不用担心,我到那边会准备好的”


――叮咚


消息传来:那好,路上记得安全,阿羡,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魏无羡放下手机,松了一口气,带上透明眼镜,现在,他要用最短的时间来改造这个机器。


责任重大!


――    ――


魏无羡装好手中最后一个螺丝,终于松了口气,现在也只能赶着时间把最大的时间限度改成七天。


回到家洗了个澡,然后便到房间里把柜子里所有的零食玩具都倒了出来,装满了整个背包。金陵这孩子要是在那边吓坏了至少还能用这些东西哄哄。


魏无羡走进舱内,查了一下金陵的记录,还好,是和平时代!


――您好,欢迎乘坐云梦一号。


魏无羡不禁为自己改了个名字这个机智的举动点个赞。


――您好,请选择时间。


魏无羡刷刷两下点了按键。


――您好,你选的时间为A朝二十四年,将在两分钟后到达,请注意安全。


得,这次又回到那个镇子了。


魏无羡走在有些熟悉的大街上,就突然被人喊住了:“公子,请留步”


魏无羡闻声望去,正瞧见一个小饭馆里走出一位中年男子。


那人走到魏无羡面前,仔细端详一遍后,笑道:“哎呦,还真是公子您”


魏无羡:“???”


那人一边帮魏无羡卸下身上的背包一边道:“公子这边请,您可是张某的贵人啊”


魏无羡一脸懵逼:“???”


被人推推搡搡地请到一间厢房,听那人唠唠叨叨讲了半天,魏无羡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现在回到的时间正好是那天回去时间的十三年后,拒这人所说,那天他给了两颗玻璃珠后,几天后就遇到了镇子里一名有名富商,他女儿正是孩童年纪,爱哭爱闹难哄的很,自己的小摊位都被砸的不成样子,最后无奈之下只好掏出两颗珠子,没想到小孩就不哭不闹了,那富人一高兴,就赏了他好些钱。


魏无羡接过他递来的酒杯,抿了一口道:“酒倒是不错,所以说,你就用这个钱开了个小饭馆”


那人连忙点了点头,道:“可不是嘛”


魏无羡笑道:“我倒是好奇,这隔了十几年,你都能认出我来?”


那人摆摆手连忙笑道:“那可不公子,你这身打扮,除了你我就没见过第二个人,对了,前两天还遇到一小娃娃,穿的也起奇奇怪怪的”


闻言魏无羡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立即问道:“你说前两天也有个小娃娃,穿的和我查不到的?”


那人点点头,道:“可不是嘛”


“那他现在在哪?”魏无羡有些着急了,也不知道金陵有没有饿着冻着。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说好像被谁给带回去了”


魏无羡刚要起身,却听嘎吱一声,门被人打开了。


来人一身白衣,面色严峻,且头上带着一条与自己口袋里一样的抹额。魏无羡看着这人,觉得有些面熟,却又实在想不起在哪见过。


见他一直盯着自己,魏无羡有些心虚道:“这位公子,请问你有什么事?”


男子却是抓起他的手腕狠狠攥着,力道大的仿佛要掰断了一样,魏无羡有些吃痛的挣扎起来,却不想被他抓的更紧了。


那男子盯着他,一字一句道:“那日,我等了你一天一夜,也没等到你”


“等我?”魏无羡有些懵了。


“不是,你能不能放开我,我认识你吗?”


看着两人这副模样,饭馆老板很识趣的离开了,来人可是姑苏蓝氏的人,他可惹不起。


蓝忘机盯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魏无羡有些心虚的看着他,却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一双浅色的眸子,印象里,好像在哪见过。


蓝忘机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样子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他放松手上的力道,贴上魏无羡的身子,一把环上他的腰,淡声道:“魏婴”说罢,便从袖子里取出一样东西放到魏无羡手心。


魏无羡低头一看,是一只枯黄色的蝴蝶,翅膀上有一些小缺口,但是不难看出,被人收藏了许久而且保护的很好。


靠,魏无羡终于想起来了,这不是他前几个小时买的小玩意吗?他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对哦,现在是十三年后了。


他盯着那张有些严肃甚至带着点无奈的脸,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蓝湛?”


蓝忘机收紧了手上的力度,见他终于想起来了,才点点头,“嗯,是我”


他松开魏无羡,拽着他的手却没有松开,拉着他就要带他走。


魏无羡有些急了,道:“蓝湛,那日的事是我不对,但我现在还有些急事,这事能不能放到后面再说”


蓝忘机问道:“找人?”


魏无羡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只见蓝忘机从袖子里拿出一张人像图,画中的人可不就是金陵!魏无羡夺过画像,着急道:“他在你那儿?”


蓝忘机没有否认,倒是松了手。


这回魏无羡却像狗皮膏药一样赖着他,一把抱住他的手臂,道:“那真得谢谢你啦蓝湛,我现在就跟你回去把他带走,不给你添麻烦啦”


蓝忘机眸色一沉,问道:“你要走?”


魏无羡眨巴眨巴眼睛,点了点头。


然后蓝忘机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直接拽紧了魏无羡手腕不由分说的就拉着人往在走去。


魏无羡腿打着颤抱紧了身前的蓝忘机,双眼紧闭,却又忍不住睁开一只眼看来看去,道:“蓝湛,你慢点,这么高,我会害怕的”


蓝忘机看着身前的手,一手御剑一手轻轻覆上了魏无羡的手,温柔道:“别怕,一会就到了”


闻声,魏无羡抱得更紧了。


刚一到云深不知处,魏无羡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一群蓝氏子弟,然后他很敏锐地发现了藏在其中的金陵。


一群小辈见蓝忘机走来,都恭恭敬敬的行了礼道:“含光君”,又看了眼魏无羡道:“魏……魏公子”


“如兰!”魏无羡喊道,魏无羡直接跑到前去一把把人抱了起来,打量了几分,呦,穿着蓝家这一身衣服倒也挺好看。他敲敲金陵的脑袋,道:“小家伙,不是让你回家了吗,怎么还乱跑”


金陵抱着魏无羡,咯咯笑了两声,奶里奶气道:“大舅舅走了,找大舅舅玩”


魏无羡笑了,道:“不愧是我侄子”


思追却把身子移到一边,嘴里还嘟囔着:“哥哥抱,思追哥哥抱”


魏无羡:“…………”


“话说回来,你们是怎么认识我的?”魏无羡把金陵抱给思追,问道。


一个弟子道:“云深不知处哪有人不认识你,含光君都找了你十几年了,要不是今日有弟子下山见到你了赶紧回来通知含光君,怕是不知还要找上多少年。”


“景仪,别说了”


蓝景仪嘟囔着嘴,看了眼蓝忘机,不说话了。


蓝忘机自然无比的搂住魏无羡的腰,轻声道:“先随我回去休息”


魏无羡点点头,瞪了眼金陵,就被蓝忘机带回了静室。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把他带了一旁的侧房,问道:“蓝湛,我之前两个月经常做到一个梦”


蓝忘机随他坐下,“嗯”了一声。


魏无羡继续道:“我梦里那人,穿着一身白衣,头上也系着一条抹额,还把我俩名字都放在了月老树上”


他顿了顿,看着蓝忘机低垂的脸,道:“蓝湛,你是不是也做了这个梦?”


蓝忘机点点头,道:“嗯”


魏无羡想着,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明明注定吧。


其实魏无羡跟着他回来时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他那时抱着紧紧地抱着蓝忘机,靠在他的身上,就想着,这个如仙一般的人如果真的是他,那自己就……


他几乎只是一瞬间就决定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并且从未对自己这个决定有过一丝悔意。


只是很多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他怕自己只是一时冲动。


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道:“蓝湛,你是认真的?”


蓝忘机握紧了他的手,点了点头,他凑上魏无羡的耳边,道:“魏婴,十三年前,你就是我的了”


魏无羡:“???”


“还记得那条抹额吗?”蓝忘机淡声问道。


“记得啊,我还带在身上了,呐,你看”说罢,他从口袋里拿出那条抹额,在蓝忘机面前展开。


蓝忘机勾起嘴角,接过那条抹额重新缠在了魏无羡的手腕上,认真道:“蓝家抹额,意为规束自我,非命定之人不可摘下。”


魏无羡把玩着手中的抹额,自言自语道:“嗷……,原来你小时候就把我给骗走了,蓝湛啊蓝湛,你可真……”


一个“狠”字还没说出口,魏无羡的嘴就被人狠狠堵住了。


蓝忘机把他压在榻上,想了十三年的人终有触手可及了,他紧紧扣住身下之人的手,狠狠吻住了那人的唇,汲取有关魏无羡的所有气息。


魏无羡用力回吻着那人,十指紧紧相扣。待到蓝忘机与他分开时,魏无羡一把环上那人的脖颈,眼角绯红,大口喘着气,他凑上前去啄了几口蓝忘机的嘴角,气喘吁吁道:“蓝湛,还要”


蓝忘机怔了一下,随即道:“好”


隐约间,他好像看到蓝忘机笑了。



魏无羡看着紧紧抱住蓝思追的金陵,第一次觉得束手无策。他一边把金陵从蓝思追身上扒拉下来一边劝哄道:“乖侄子,走了走了啊,妈咪要着急了啊”


金陵泪眼汪汪地看着蓝思追:“思追哥哥,也去”


魏无羡摸摸他的头,道:“思追哥哥去不了,下次大舅舅还带你回来好不好,唉,你别咬人家思追哥哥的抹额啊”


小家伙紧紧握住抹额不撒手,小嘴咬着也不放。


思追无奈地笑了笑,道:“魏公子,没关系,既然如兰喜欢,那便送他就是”说罢,思追就解下头上的雪白抹额,放到了金陵的手中。


金陵这才收住眼泪,点点头,算是勉强同意。


魏无羡笑着摇了摇头,小侄子,你可懂点事吧,这玩意不能随便拿,把自己卖给别人了都不知道。


“好啦,蓝湛,就到这儿吧,不用送啦”魏无羡捂住金陵的眼睛,与蓝忘机交换了一个绵长温柔的吻。


蓝忘机点头道:“嗯,早些回来,我等你”


“好嘛,别这么伤感,我又不是不回来,乖乖等着哥哥回来宠幸你哈”


“…………”




后山草地上兔子倒是不少,蓝思追和一群小辈们下学后便来到这里喂兔子。


思追坐在草地上,拿出一片菜叶,看着天上的月亮,道:“也不知如兰怎么样了”


景仪到他旁边坐下,随手抱起一只兔子,笑道:“思追,那小家伙才离开不到两天就这么想了啊,放心吧,那边都是他的家人,别担心啦”


思追点点道:“也是”


“思追……哥哥……”一个奶奶的声音从草地另一边传了过来。蓝思追循声望去,正瞧见一个奶里奶气的小娃娃兴奋的朝自己奔来。


“金陵!”蓝思追直接起身,跑到金陵面前,将他抱了起来。


“怎么这么快就快来了,魏公子呢?”蓝思追问道。


金陵在他脸上用力的亲了一大口,“我想哥哥了,大舅舅就送我过来了,大舅舅,好像去找大舅妈了”


“…………”


这一听就是魏无羡教出来的,蓝思追和一旁的小辈们不禁为含光君捏了把汗。



魏无羡悄悄站在蓝忘机身后,看着那人将写好的红色丝带系在树梢。


他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了那人。


“回来了?”


“嗯,想你了”


蓝忘机转身,回抱住了他,继续问道:“这次回来几天?”


魏无羡笑道:“你想让我呆几天我就呆几天,怎么,含光君还想赶我走不成?”


蓝忘机有些疑惑的问道:“回来不是有时间限制?”


魏无羡闻声笑了下,然后道:“我是谁啊,21世纪的人才啊,这点小问题当然难不住了我了,怎么样蓝湛,你打算养我多久啊”


蓝忘机微微一笑,在那人额前轻轻落下一吻,:“一辈子”


“好”















星桥鹊驾0809.10:00 蓬莱

【星桥鹊驾08009·10:00】《蓬莱》

仙族叽×元灵羡

《蓬莱》

――请问,前面就是仙灵林吗?

――是啊

――小娃娃,多谢了

――叔叔,里面路不好走,可别迷路了呦。

蓬莱仙山里,最不缺的就是人了,可在这里,没有任何生物能感觉到人的气息,仿佛从未有人来过一样。

稚童的小脚丫一点一点踩在沉积多年枯黄的落叶上,发出一阵又一阵咔嚓的脆响,伴随着两个脚腕上的银质铃铛,泠泠作响,在这诺大的林子里,显得更加刺耳诡异。

不给任何反应时间,谁也不知道稚童怎么就悄无声息地坐在了一棵缠了无数枯枝藤蔓的千年老树上,嫣红粉嫩的唇瓣被舌尖慢慢打开,他饶有趣味的舔舐几下,那软嫩的小唇顿时水润光泽起来。

孩童稚嫩的童声在空旷的林子里响亮起来:“叔叔,你好像没有多少时间了呢”

他的话,正是对着树下方那个一脸茫然的中年男子说的。

那男子突然听到孩童的声音,竟像是发了狂受到惊吓一般双手抱着头,他闭着眼,蹲到树下,一边摇头一边喃喃道:“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不是我……”

树上的孩子轻轻晃着两条白嫩的小腿,脚腕的铃铛钉钉铃铃的响个不停,他靠在树上,惬意地拖着两腮,颇有兴趣的看着下面这一出好戏。他突然开口笑了起来,那是孩子本该有的清脆童真,可他笑的愈开朗,树下那人便更加惊恐了。

事情是不是他做的已经无所谓了,时间还剩下多少也已经无所谓了,那个孩子只知道,这个人永远也走不出来了。

孩童轻巧敏捷从树上跳下来,轻踱着走到中年男子面前,开口道:“我该送你离开了”

说罢,他伸出食指,待到上面汇满了点点猩红的血光,才抬起那人的下巴,将指尖的那一点红色映到对方的额心。

树林里,无数红光穿透,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中,所有鸟雀腾飞,林叶飘落,不过一刻而已,又恢复了一片平静。

孩童拍拍自己沾了灰的小手,将自己的指尖伸到口中舔舐几分,这才离开。

又有人要来了。



云深不知处,各大仙家汇集一处。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便是与岐山的温氏一族做最后的殊死较量。

蓝曦臣轻轻抿了一口茶水道:“叔父,到今日,各大仙家都已汇聚在此”

蓝启仁点点头,似是皱了皱眉头。

姑苏蓝氏,兰陵金氏,云梦江氏,清河聂氏,为首的四大仙族,每个人都明白,即使汇聚了可调动的所有力量,与岐山相比,还是差距甚远。只怕一个月后一战争,也是胜少败多。

“除非…………”

不知是谁打破了这一丝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角落里正用玄铁扇遮住半张脸的聂怀桑。

“除非什么?”蓝忘机淡声问道。

聂怀桑咳了两声,问道:“不知诸位可知仙灵草?”

仙灵草,谁人不知?只是流传的久了,也没人见过此物,久而久之,渐渐的,就变成了所有人口中的传言罢了。

仙灵草,传说此物乃一上古神物,除了天地初开时已经归于混沌的几位仙家帝君见过,几乎无一人见过此物。不乏有仙草神物生长在极寒极险之地,可仙灵草却是生长在蓬莱,几乎所有人听了这一词,都会望而却步。蓬莱本就是六界之外的存在,里面穷极险恶,一草一木,一花一树,皆有其灵性,任何一种,都可能夺其生命,几乎没人敢踏上一步。即使有的,也都再也没回来过。

生长再这种地方也就罢了,更何况,还有一怪物妖兽在此守着。

与此同时,斜靠在一颗书上的魏无羡突然打了个喷嚏。

聂怀桑吖了口茶水,见无人说话,摇摇手中的扇子继续道:“相信诸位也都知道,若是得了那仙灵草,熬成汁水服下或浸于宝物法器中,不出三日,便可达到此物最高境界”说罢,他看了看端坐在对面的蓝忘机,道:“不知蓝二公子最近修炼可否到达第十层?”

蓝忘机微微摇头,道:“不曾”

众人皆知蓝忘机是姑苏蓝氏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从小便天赋异凛,不出百年,就以修炼到第九层,让那些修炼千年万年还停留在六层七层的人望尘莫及。

只是,蓝忘机却苦苦修炼不到第十层,用蓝启仁的话来说,便是缺少一个契机,至于这个契机是何,无人得知。



――――

魏无羡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看着面前这位白衣胜雪的仙人儿。他看着那张出尘不染俊俏的脸,突然就改变了主意,他想好好玩玩了。

他从袖子里伸出稚嫩的小手,拽住蓝忘机的衣角,可怜巴巴地皱着眉,委屈道:“哥哥”

蓝忘机低头看着这个不及腿高的小娃娃,本来只是拽着自己的衣角竟直接抱住了腿,脑袋也不住的往上蹭:“哥哥,我怕”

蓝忘机蹲下身子,与他平视,问道:“为何在此处?”

魏无羡见他现在与自己一般高,径直扑到那人的怀里,哭唧唧道:“他们用我换这里的东西,哥哥救我”

蓝忘机看着怀中的孩子,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用孩童交换岛中之物不是没有,但往往交换者能回来的也寥寥无几,若不是满意交换之物的,二人便都是有去无回。

小孩子往蓝忘机怀里钻去,紧紧抓住他的领口,攥在手里攥的死死的,生怕这位大哥哥就这么丢下他。蓝忘机将他抱起,托在自己的臂膀上,轻声道:“别怕,我带你走”

埋在他胸前的孩童攥紧了手中的布料,嘴角也微微勾起,又有一个人要上勾了。

面前是一处林子,凡有贪念者,终其一生也走不出去。魏无羡见得多了,他们不是贪恋金钱,亦或美色以及权势,只要心中有贪念,便会困于自己所制造的幻境中,流连于此,除非消除种种欲望,否则,一生也走不出来。

所以当蓝忘机一脸平淡的走出林子时,魏无羡也是一脸茫然。

“哥……哥哥?”他抬起脑袋看着蓝忘机,脸上满是疑惑。

蓝忘机看着他,似是询问:“怎么了?”

魏无羡睁着大眼睛,一时就忘记了要说什么:“我……我饿了……”他抬头一眼看到面前打大树上的果子,红彤彤的煞是好看。他伸出手卖力的指着头顶的方向,道:“哥哥,我要吃那个”

蓝忘机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淡声道:“稍等”

魏无羡被他放了下来,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

蓬莱里,从来没有免费的东西。

蓝忘机刚跃上一根枝干上,脚腕处就被一根藤蔓缠住了,他刚想挣脱,却不想那藤蔓上密密麻麻的针刺,脚腕处已是鲜血一片。他拿起剑将藤蔓斩断,只是片刻的功夫,四面八方都是长满了刺的藤蔓向他袭来。

魏无羡坐在一边的石头上,看着浑身沾了一半血迹的仙人与那颗榕树还在不分伯仲的继续打斗着,现在看来,竟一时难分胜负。

(停手)魏无羡看着榕树,心道。

(这是规矩)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轻易从这里走出去,况且,你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蓝忘机正拿着剑准备斩断一根枝干时,却见所有的藤蔓都消失不见了。他站在树上思索片刻,便不假思索的摘下两枚果子跳下树,递给了魏无羡。

魏无羡两手拿着果子,看着满身是伤的蓝忘机,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都怪我,才让哥哥受伤了”蓝忘机摇摇头,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无事”他突然将魏无羡抱到一处干净地方坐着,随即便一下扯下了衣服下摆的一片布料。

魏无羡吃惊的看着他撩起自己的裤腿将那片仅剩的雪白布料在自己膝盖上仔细擦了擦,然后小心翼翼的包在自己腿上,后知后觉,他才发现方才蓝忘机与老榕树打斗的时候不小心被割了腿。

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是喘不过气来:“哥哥,你不疼吗”

蓝忘机将他的膝盖包扎好,起身把他重新抱进怀里,道:“不疼”

魏无羡秉承着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亚子,看到什么问什么,蓝忘机也不会耐烦,每次都是认真回答他每一个问题。

“一定要取到仙灵草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蓝忘机摇摇头,看着魏无羡眼睛,道:“一定要取到”

孩童突然站起来,背对着蓝忘机,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认真:“可你知道,无人能从这里走出去的”他转过身,几乎是用渴望的目光看着他:“哥哥,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蓝忘机微微弯下腰,握着他的手道:“信我”

这一次,魏无羡没有笑出来。

这样在一起的日子差不多有了半月有余,蓝忘机与他相处的到也和谐,除了从天上无缘无故掉下的巨石,刚走过瞬间倒下的百年大树,以及突然出现的毒虫蜂鸟,也还算安稳。

夜间,魏无羡靠在蓝忘机怀中,百无聊赖的拽着他垂下的一缕长发,道:“哥哥,你不怕吗”蓝忘机把他抱的紧了些,安抚道:“别怕”,魏无羡仰起小脑袋,看着他,“哥哥为什么不会怕?”

蓝忘机摸摸他的脑袋,想了片刻才道:“有你在,不会怕,也不能怕”

魏无羡突然把头埋进他的胸前,不说话了。

蓝忘机看着他,下一秒,他抬起魏无羡的脑袋,看着那双黑色的水灵灵的眸子,半响,他低下头,钳着魏无羡的下颚,轻轻咬住了他的唇。

魏无羡一脸错愕,正要推开他,毕竟,现在只有八九岁的模样,难不成,这蓝忘机还有什么恋童癖?

下一秒,便有一股凉凉的暖暖的气流交替从口中传入体内,“唔……你……”话还没说出,便又被稳住了。

“哥哥……”直到被蓝忘机放开,魏无羡才轻声喃喃道。

“魏婴”蓝忘机叫住了他

魏无羡错愕,有些难以置信,他从来只告诉蓝忘机他叫魏无羡,至于魏婴,只有这蓬莱的一草一木才知晓。

他呆呆的看着蓝忘机,半天才呢喃道:“你都知道了”

蓝忘机看着他,在他额上落下一吻:“早已知晓”

“那你刚刚给我的……是……”

蓝忘机将他抱紧,下巴抵在他的头上,道:“半生修为”

他用食指抵住了魏无羡准备开口的唇瓣,道:“仙灵草我必须要取到,我不知我走后你会如何,但至少,有了我这半身修为,他们也没有能力伤害你,所以,等我回来”

魏无羡闷在他怀中,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心悦你”

“魏婴,可以让我认识你吗?”

魏无羡在他怀中沉默了一刻,随后他起身,站到蓝忘机面前,道:“好”

白光闪现,面前哪还有八九岁的孩童,只剩下一个帅气俊朗的少年。

少年一身黑衣,长发被红色发带高高束起。俊俏的面容,似笑非笑的眉眼,都是蓝忘机所想象的模样,他,本该就是这样。

少年一把抓住蓝忘机的手,道:“这,便是我”

蓝忘机把他重新拉进怀中,道:“我知”

魏无羡告诉他,他生来便在蓬莱,守护着这一片,仙灵草,便是他守护的最重要的东西。他说:“哥哥,你知不知道取仙灵草还有重要的一步?”

没等蓝忘机回答,他轻轻环上蓝忘机的脖子,凑到他的耳边,灼热的气息让蓝忘机呼吸都露了几拍,他听见少年对他说:“最后一步,便是要成为我的人”


蓝忘机醒来时,魏无羡已经在他身边坐了好一会了。

此时少年浑身充满了自己的味道,从脖颈处一路向下的红色吻痕印记,无一不在揭示着这两人昨日的疯狂。

魏无羡坐到他怀中,在他的唇上啄了几下,然后道:“还记得这个林子吗”

蓝忘机道:“记得”

魏无羡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他笑了笑:“若是半月前我倒是毫不担心,可现在,蓝湛,你老实告诉我,可有贪念”

蓝忘机抱住他,道:“有”

魏无羡佯装不知道一样,问道:“哦?是什么?”

蓝忘机盯着少年的脸看了许久,然后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无羡在刚刚的一瞬,发现面前这个万年表情不变的人,笑了。

他听见蓝忘机在他耳边响起的低沉的声音:“是你”

心,几乎很久没这么躁动了,魏无羡笑了笑,道:“蓝湛,你记住,踏入这个林子,要一直往前走,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回头,包括我!”

蓝忘机点点头:“好”

蓝忘机走在林子里,才忽然明白,为什么人会有贪念,即使他是仙族,也不例外。尤其是看到面前的魏无羡时,看着他满身伤痕,无力的靠在一颗树下,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向那人奔去。

“蓝湛!听得到吗”

耳畔突然想起少年的声音,蓝忘机看着离自己不过几尺的少年,突然停下了脚步。

“魏婴”

“蓝湛,你听我说,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管他,现在,继续往前走”

蓝忘机看着眼前的“魏无羡”,最终还是闭上了眼,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一路走着,蓝忘机施法直接封闭了听觉,他闭着眼睛,径直走着,自然也不会发现,他走过的每一步,所有一切都在老去。

直到走出蓬莱,蓝忘机看着经脉中流淌的金色,他才恍然发现,他,成了神,成了所有仙族的第一个神,第十层,他达到了。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消失了,才慢慢转过身,看着整个蓬莱渐渐变成了干枯的颜色,道:“欠你们的,由我来还”

哪里来的守护神,都是他骗蓝忘机的。他本就是所有仙灵草孕育出的元灵,整个蓬莱都承恩仙灵草的雨露恩泽。魏无羡的存在,不过是制衡双方的稳定,以及,保护仙灵草来守住整个蓬莱。因为他知道,仙灵草没了,蓬莱也就没了。

他从怀中拿出最后一株仙灵草,小心翼翼的栽到地上,他本该散尽自己所有灵力,重新归于混沌,可冥冥之中,他不甘心,用着蓝忘机给他的仅剩的修为,慢慢将自己融在了最后一株绿色中。

一切,都在悄然醒来。


蓝忘机回到云深时,突然间,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空了。


一月后,蓝忘机重新回到这里,那个答应等他回来的人却行已经不在了。他缓慢的向前走去,没走一步,关于魏无羡所有的画面都涌了上来。

他看到魏无羡笑着自言自语说了很多,然后整个人都消失了。

“没想到你会回来”面前的老榕树突然开口说话了。

蓝忘机皱了皱眉,他能感觉到,魏婴,出事了。

“你回来了,可是他却等不到了”

蓝忘机闭上了眼,眼角却流下一行清泪,他问道:“魏婴,他在哪”









蓬莱上,一座竹阁中,蓝曦臣悄然推开门,看到的便是蓝忘机对着面前的一盆仙草说着话。

“忘机”

蓝忘机抬头,起身向蓝曦臣行礼:“兄长”

蓝曦臣看着他,又看了看他面前的那一株仙草,道:“真的决定了?”

蓝忘机点点头,宠溺的用指尖蹭了蹭它的几片叶子,道“他很怕寂寞,我会用余生陪着他。”

蓝曦臣笑了笑,说好。

也不知是几百年,还是几千年甚至几万年,流传到所有仙族口中,都是那位唯一的神也归于混沌了,只是他们不知道,在遥远的蓬莱,他正迎接着他的开始。

蓝忘机推开门,窗台上的仙草早已不在。

他将门关上,看了一眼四周,颇有些无奈道:“魏婴”他放慢脚步走到屏风后,从里面的木桶里提出一个小人儿,道:“找到了”

魏无羡顺势爬到他的身上,抱着他在他脸上吧唧一口,嘟嘟嘴:“哥哥”

蓝忘机摇摇头:“叫蓝湛”

魏无羡咯咯的笑了两声,:“蓝湛,你天天陪我玩,不腻吗?”

蓝忘机将他抱稳,在他脸上轻啄一口:“不腻”

“明天呢?”

“不会”

“那以后好多好多天呢?”

“都不会”

以后余生,只要你在,都不会腻。